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保定新闻

为何连云港200家化工企业停工两年 连云港大面积停工问题在哪?

时间:2020-11-10 09:54:29  来源:  作者:

为何连云港200家化工企业停工两年 连云港大面积停工问题在哪? 说到江苏省连云港市,更多的人知道5A景区郭华山,却不知道连云港的化工在全国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改革开放40年来,化学工业凭借便利的水路交通和区位优势,成为连云港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

连云港化工园区规划面积30平方公里,开发面积16平方公里。园区内有中化集团、日本狄爱生、韩国任静、世界最大蒽醌染料生产商江苏亚邦染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邦)等200多家企业。形成了农药、染料、医药、生化四大产业链,拥有多个石化、大型造纸项目。

但最近《法人》的调查发现,目前连云港市灌云县、灌南县(以下简称关良)化工园区有200多家企业因被要求停业整顿而被关停两年多。与此同时,一些企业正计划整改后复工,但由于无法获得验收,只能等待。长期连续停产造成大量企业严重亏损甚至倒闭。

在这个地理优势显著、历史悠久的化工聚集地,如此大规模的集体停产是什么原因?企业重组后迟迟不等待监管部门验收,从而形成即使重组也无法复工的异常情况是什么原因?

环境事故点燃停产整顿的导火索

导致关良园区化工企业长期停工整改的诱发因素有两个。2018年4月,媒体曝光关允、关南、响水化工园区违规排污等环境问题。江苏省环保厅随后责令连云港化工园区停产整顿;经过近一年的整改,几家企业已经短暂恢复工作。然而好景不长。2019年3月21日,连云港附近盐城市响水县田家驿化工公司遭受重大损失,得到深刻教训。随后,连云港关良化工园区再次进入全面停产整顿。

在第4页、第:页、第1234页的开头,关良园区的企业了解了全面停产整顿措施,积极配合政府进行改造。但到了2019年底,一些中小企业已经开始失去支撑,如果继续忍下去,企业会被拖累。

我们在上交所两次采取ST(退市风险预警),是中国资本市场唯一一家因政策变动连续两次ST的企业。去年库存还是有些收入的,今年一直在持续亏损。一个月要3000-4000万,普通工人只能靠交1000多块的基本工资维持生活。亚邦股份有限公司(a股上市公司)的一位高管告诉项,他们生产的染料产品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一直处于行业领先地位。但从2020年开始,由于长时间停产整顿,企业开始负债较高,紧急情况下只能向非金融机构高息借款。

更严重的是,我们的几十种产品在全球市场上占有30%至70%的市场份额,是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和定价权的企业。停产两年多导致价格几次暴涨,加强了印度、东南亚等国家的竞争对手,产业链正在向国外转移。高管说。

面试的时候了解到小企业的生活更糟糕。目前,关良大多数小企业被迫关闭。关允县化工园区连云港迈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连云港瑞坤化工有限公司、江苏中然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然公司)生产车间设备也被拆除。经行政复议,关允县G强制拆迁中国印染公司

亚邦集团旗下12家企业位于灌南县化工园区,其中9家隶属于上市公司亚邦,是园区内最大的企业。18年前,即2002年,关良还是一个贫困县,年平均税收不到1亿元。从常州起家的亚邦集团董事长许初晓,将化工产业转移到连云港市灌南县,他本人被评为江苏省南北合作的楷模人物。从某种意义上说,许初晓是关南化工园区的开拓者,是为当地经济建设做出突出贡献的人。

2019年12月17日,许和其他几家企业的负责人带来了33家企业的联合报告,敦促连云港市政府尽快进行复工验收,并来到连云港市寻找连云港市委书记。书记开门迎客,认真听取企业的诉求,给予鼓励,并立即责成分管副市长根据市委的意见立即进行复工验收。

第二天,灌南县市政府接到全市恢复生产验收通知,相关部门来到相关企业进行验收。一个月后(2020年1月20日),在灌南县政府网站上发布了四家企业通过验收的公告,经市最终批准后,方可恢复生产。

令人惊讶的是,县里已经接受并公布了,但企业迟迟没有得到可以恢复生产的通知。更奇怪的是,如果我们没有收到复工通知,那就不算。县上报验收材料到市评审后三个月,市内相关部门只对一家企业进行评审,提出重组名单。之后企业按照要求整改,多次申报验收,没有下文。

共4页上一页:下一页1234了解到连云港市某政府官员在2019年4月连云港市经济形势分析会上明确要求将关闭企业数作为考核指标;该负责人还在文件中表示,在完成关闭企业的时间表之前,市政府不会接受相关县(区)关于恢复生产审核的报告。

这意味着恢复生产必须以关闭企业指标完成情况为基础,关闭企业数量无法完成。即使部分企业符合验收条件,也无法恢复生产。

连云港市委宣传部在书面答复中明确表示,做好关闭企业工作是一项重要任务,关闭不合格化工企业必须做到信。要求复工和封工同步进行,不得因复工而耽误封工。

答复中还提到,到2020年8月,化工园区内只有40%左右的企业将被关闭,远远落后于计划。根据上述领导的指示,在完成关闭时间表之前,该县仍不能向市申报恢复生产审核。

这个回复让人怀疑是停工重要还是复工重要。在六保六稳的大环境下,这种不顾客观事实的简单粗暴一刀切的做法是否可取?

化工园区的安全问题可分为重大安全问题和一般问题。如果有重大安全问题,要停产整顿。但如果只是一般问题,有必要一直停产吗?除了关良园区的企业,江苏省化工企业那么多,一般的问题是边生产边整顿,和停产整顿的概念不一样。企业负责人指出。

3.21天嘉义事故就是一个例子。当其他企业出现问题时,要求附近所有企业坐在一起是什么原因?就像隔壁村子里一户人家的厨房着火了

灌南县化工园区管委会主任卢开福告诉记者,按照市里的要求,从2017年起,园区内三分之二的企业陆续关闭,只剩下25家企业继续停产整顿,等待复工验收。近年来,县财政投入近30亿元对园区的污染、安全等基础设施进行整治,居全市园区之首。现在园区是剩下的25家企业,复工已经来不及了。公园管理委员会也很着急。

共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早在2019年12月国务院监察组在连云港关良园区监督企业关停整顿时就明确指出政府监管方式单一,存在一刀切现象。发生事故或被媒体曝光后,被要求一直停产。虽然制定了复工验收工作程序,但实际复工生产企业很少。目前,关良园区大量企业设备设施长期关闭,大量工人流失,安全隐患巨大。

值得注意的是,江苏省办公厅近日再次就国务院监管小组关注的重点问题发出通知,要求明确两个灌溉项目停产化工企业整改的验收标准和完成时间,并在2020年11月10日前完成整改。

据悉,国务院江苏安全生产专项整治涉及连云港,有人指出部分地区整治措施简单,责任心不够强。开展安全生产专项整治的目的不是制约发展,而是安全、绿色、优质发展。有些地方采取一刀切的做法,比如完全停产、禁止批量、限制批量,直接反对安全和发展。连云港市关南和关允化工园区企业长期关闭,部分低风险高效率企业未能复工。连云港和盐城在解决安全生产历史遗留问题方面做得还不够。国务院督导组交办的信访反映了化工停产一刀切问题整改进展缓慢,导致企业和群众多次来信来访。

今年以来,在新冠肺炎肺炎疫情的影响和外部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下,国内经济增长大幅放缓,企业经营压力巨大,就业问题十分突出,财政收入下降。刚刚结束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再次明确了扎实做好六保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的会议精神,体现了中央政府对当前国内经济面临的困难负有的责任和义务。

在连云港接受采访时,灌南县化工园区管委会负责人和市县两级工业和信息化局相关负责人都明确表示,希望企业尽快复工复产,只要企业符合复产条件,就立即接受复产。但很多企业表示,今年4月以来,他们多次向管委会、县政府等相关部门提交复工验收申请,但没有得到回应。

共4页:顶页1234底页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日本新冠肺炎感染患者达499人 国内死亡7人
日本新冠肺炎感染患者
快递小哥出席国务院发布会 呼吁健康前提下能进小区
快递小哥出席国务院发
韩单日新增低于300例 文在寅:速度正减缓 切忌乐观
韩单日新增低于300例
今日无新增!云南现有确诊病例2例 治愈出院170例
今日无新增!云南现有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