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定州新闻

打赏行为管理规范给激情打赏降温

时间:2020-11-10 10:42:55  来源:  作者:

打赏行为管理规范给激情打赏降温 奖励行为管理规范奖励激情和冷静

对话人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伟

孟强,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民法典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传媒大学人类命运共同体研究所副所长王思新

记者赵丽

《法治日报》实习生邢

热情的奖励会引起争议

网络直播急需监管

记者:近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演出(直播)分会正在参与制定《主播账户分类管理规范》和《直播行业奖励管理规则》,预计将于年底前出台。网络直播奖励行为准则的主要目标是解决网络直播中奖励激情、奖励高额和奖励未成年人三大问题。

王思新:直播是基于场景的服务。通过创建基于场景的场景,平台和锚点使在该场景中消费的用户能够自动生成奖励。如果奖励对象是正常成年人,那么奖励行为一般被认为是有效的法律行为,政府和监管机构对这种行为进行过度限制并不容易。

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直播平台和指导整个场景形成的主播都可能有专业的操作,团队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也会形成大量的操作技巧,并通过这种操作技巧诱导参与者给予更多的奖励。

场景和情绪引起的不合理的奖励和高额奖励行为,可能是主播或平台误导或欺骗造成的。如果对平台或主播不加限制,很容易形成平台主播与奖励不平等的法律关系,影响正常法律关系的形成。严重的还会产生一定的社会问题。因此,政府通过监督来监督和平衡二者的关系是非常必要的。

记者:从某种意义上说,奖励一个主播既是一种礼物,也是一种消费。这种复合属性决定了没有现成的监管范式对其进行约束,目前也没有共识的评价标准对其进行解构。对于直播的奖励,很多人提出希望政府引导,协会实施,平台参与,最终形成行业规范。

王思新:无论是通过自律形成的规范,还是通过政府监管,直播奖励过程中的异常现象都无法完全遏制。但随着相关监管措施的完善,可以为所有参与者维权提供更多的依据,尤其是处于相对弱势的参与者,如高价值奖励、非理性奖励甚至未成年人。同时,平台可以根据监管要求逐步完善平台运营规则,根据新规则的要求确定奖励平台的新规则体系。

朱伟:活赏。涉及违法行为的,还必须退还奖励金额。至于对未成年人的奖励,应以返还为原则,不返还的除外;成年人采取不退钱的原则,退钱除外,不能把即兴的奖励全部带入无理由退钱或后悔的权利。

对于直播奖励的监管,只能要求主播不要引诱他人进行奖励,不要欺骗他人进行奖励,不要道德绑架他人进行奖励,不要洗脑他人进行奖励。还不如划清界限,触发监管。自律很重要,但不要把自律变成必须达到的标准,比如还钱。

孟强:悬赏本质上是权利人处分自己财产权益的民事法律行为,也是人的自由,不宜用法律来限制,法律也不能详细规定,更不能规定悬赏金额。

法律规定了合同的效力制度、民事法律行为的效力规则等。这些规则可以适用于例外行为效力的判断,只需要司法机关在个别案件中适用,不需要做出过于琐碎的具体规定。行业自律可以在法律框架下详细规定,平台可以在

行业自律的约束力是有限的,不具有法律效力,但可以在参与者之间产生一定的约束力,有利于解决奖励中的一些突出问题。但这种行业自律不同于监管,不是来自监管部门的监管要求,而是一种基于自愿的自我行为规范。

奖励其实是一种服务合同

不得侵犯他人权益

记者:有业内人士认为,直播平台的设计方式让人上瘾,以利润最大化和商业流动性最大化为原则。本质目的是利用人性的成功欲望和竞争力的特点,这和赌博的成瘾机制是一样的。制定相关行为准则能否扭转这种局面?

孟强:在当今智能技术不断发展进步的时代,成瘾设计不是直播平台的专利,而是面向应用的技术公司的普遍做法。无论是看新闻、看视频还是网上购物,软件背后的科技公司设计的算法都会不断的提升用户体验,不断的刺激用户,让用户不由自主的上瘾。当相应的后果会影响公众利益,如青少年的健康成长时,相关法律法规和监管部门的规定会做出回应和监督,以确保底线。

直播奖励本质上是一种服务合同,用户提供奖励,从主播那里获得更多优质服务。对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来说,这是一种消费行为,是依法自愿实施的,法律一般不会过多干预。但是,奖励行为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如以夫妻共同财产或者家庭共同财产进行大额、激情奖励的,被侵权人可以提起诉讼,请求确认奖励行为无效,并返还奖励财产。

对于这些行为,为了防止纠纷,司法机关有必要准确适用法律,也有必要进行行业自律。行业自律不能禁止奖励行为,彻底扭转这种局面,因为它是行业重要的盈利点,行业协会不能自行破坏盈利点,也不能根治根本原因,但可以使行业更加规范,有效约束矛盾高发地区的纠纷和诉讼,帮助保护相对弱势群体的利益。

记者:目前很多直播平台对未成年人的奖励和返还都有相应的处理措施。然而,在处理相关纠纷时,如何界定奖励行为是否来自未成年人可能仍难以证明。未成年人的网上账户可以加入监护人的人脸识别认证后再进行大额支付吗?

朱伟:这个问题在未成年人网上实名认证中已经解决了。比如18岁以下,没有直播,有青春模式,这是父母监管的范围。有些奖励是不能退的,因为很多奖励是父母给的。但是奖励之后,后悔的权利就无法实现了,据说是小奖励。这种行为也存在。

所以要强调账户行为,即通过完成账户来推断行为主体。比如账户属于未成年人的,推断这种行为是孩子奖励的,额外的钱应该退还,除非平台能提供相反的证明。但如果账户是成人账户,退款需要父母证明奖励是孩子进行的。

孟强:《法治日报》第九条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未经监护人同意,在网络直播平台上参与网络付费游戏或“悬赏”,监护人要求互联网服务提供者返还款项,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不适合未成年人年龄和智力的金钱”是需要在个案中进行判断的标准,因为每个未成年人的生活环境和家庭条件不同,行业协会可以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制定一些细则,有助于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参考。[编辑:朱燕京]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日本新冠肺炎感染患者达499人 国内死亡7人
日本新冠肺炎感染患者
快递小哥出席国务院发布会 呼吁健康前提下能进小区
快递小哥出席国务院发
韩单日新增低于300例 文在寅:速度正减缓 切忌乐观
韩单日新增低于300例
今日无新增!云南现有确诊病例2例 治愈出院170例
今日无新增!云南现有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